您现在的位置:广西农垦国有良圻农场 >> 企业信息 >> 企业文化 >> 浏览文章
【场庆60年征文】月色中的父亲
作者:陈芳 日期:2015年10月08日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  【字体: 】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遥望天上的明月,又是一年仲秋。父亲的忌日又到了。我的父亲,一位勤勤恳恳的农场人,他已经离开我们整整38年了,这38年里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怀念着他。他把这一生的热情都献给了农垦事业,把满腔热血都洒在了开垦农场的荒土地上。正如农场一位老领导说,农场的每一块土地都留有你父亲的足迹,每一片树林都有你父亲洒下的辛勤汗水。

仲秋的月光是一年中最美的,这个时候的父亲也是最忙的。如果父亲没有离开,或许今晚我还能偎依在他身边一起欣赏天上的明月。在我的印象中,他每天都是身背斗笠,裤腿上沾着泥巴一高一底的拖着疲惫的步伐,在夜幕中从农场的石灰窑方向走回家。在银色的月光下,我经常见他捂着肚子走进家门。回到家草草吃过饭后,他还要去办公室开会安排第二天的工作或伏案写工作计划、总结。我极少见到父亲在家里好好的休息,从年头到年尾,他仿佛总是保持着一个姿势,见到的总是他月下进门或灯前工作的身影。后来,我才终于明白为什么父亲经常捂着肚子,在那个食物匮乏的年代,胃病就如今天的感冒一般常见。

去年的中秋节,父亲忌日的前夕。我从南宁回横县良圻农场住了一晚。那天全家人都聚在一起,小弟很晚才从六景回来。大家围坐在一起回忆在农场生活的时光,记忆的匣子一下子全打开了,满满的全是回忆。尽管那个年代生活贫困,但是大家都觉得特别的幸福。聊天时小弟说,父亲是抗战胜利后由美国人援助中国在贫困地区培养出来的青年学子,当时全广西有2000余人参加了考试,但择优选拨录的名额只有50个,父亲因为表现优异,在2000人中考了第二名,后来选送到华南农学院学习。那时候年纪还小,在我的眼里父亲就是无所不能的,任何农业方面的问题他都会,他会种水果、油菜、柑蔗、水稻,他还会养猪、羊、牛、鱼。有一次同学聚会中,我才知道父亲在农业方面的专业得到大家尊敬。同学对我说,你父亲曾教我们种过甘蔗。小时候每到冬天你父亲就会去场部广播室通过有线广播向各分场介绍怎样保护耕牛过冬的知识。想起那时自己少不更事,也因为父亲在农业种养上是“专家”而沾沾之喜。这是他付出了多少艰辛,经过了多年的实践学习,才做到帮助解决农场里种养中出现的问题,让大家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能够多生起活下去的勇气。父亲对工作兢兢业业,对农场热爱如家。他经常说,农场种养收成好,国家富强了,大家的生活才会越来越好。如今,父亲当年的愿望在全中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已经实现了,农场发展生机勃勃,国家经济繁荣富强,大家生活幸福快乐。

我抬头望着天上的明亮如镜的月亮,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当年父亲患有胃病的时候,因为劳累过度的缘故肝已经出现有问题了,当时医学技术没有如今这般发达,温饱尚未解决,更何况医学药品根本无法满足需求。父亲工作很忙,经常出差在外,他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的身体,他被身体的病痛折磨着,晚上肚子痛时就用一个硬的东西顶着,家里那张办公桌抽屉有一个深深的坑,是被父亲因为肚子痛用硬物长期顶压出来的印记。父亲肚子疼痛仍然趴在桌上书写的那个情形永远刻骨铭心的定格在我心里,这几十年,抽屉上的痕迹就像是烙印般一直在我脑海里。1976年的冬天,父亲的身体状况已经很糟糕了,但是他依然硬撑着工作。 有一天,父亲说冬天太冷了,冷得肩膀颈头痛。我请求农场的司机到南宁时,顺便帮我买一顶雷锋式棉帽。我把帽子送给父亲时,他很高兴,只是这顶帽子,他只戴了一个冬天,就永远的戴不上了。

父亲在工作上不仅是农场的骨干,在家里也是一个好父亲。 直到父亲逝世很多年后,回忆起父亲对我们兄弟姐妹的点点滴滴,才深刻理解他对我们的爱。我们家在农场,在读书无用论的年代,他依然供我们姐弟三人都读到高中毕业,他经常说要有知识要读好书出来了要为国家做贡献。那时候我很怕父亲,他平时很严肃总不敢亲近他,后来14岁就离家去县城读高中,没想到父亲就特别疼爱我,我的俩个姐弟上学每月生活费只有10元,父亲却给我15元。每当他去县城开会都会顺便带我爱吃的东西看我,给我买鞋子、衣服。毕业后我参加工作,还没得好好跟父亲说说话,没来得及好好的孝顺他,父亲就逝世了。后来和工友聊天,工友说,那些年穷得没钱吃饭,更何况读书。你父亲一定是.全村人一起供上学的。而当时年少的我却不知道我们兄弟姐妹读书的费用,是他和母亲一分一毫省吃俭用节约出来的。30多年过去了,每当想起父亲来学校看我的情景,依然泪流满面。

父亲参加过多个农场建场工作,是多个农场的开场元老,为人处事低调谦虚,勤勤恳恳,很多农垦人都知道他。他这一生辛辛苦苦,没过上一天好日子。母亲说,父亲年轻的时候在老家马山山区,那时他人长得高,饭量大,经常吃不饱。在农场工作经常是早出晚归,兢兢业业,经常不得按时吃饭。父亲的一生献给农垦事业,多次获奖是人人尊敬的劳动模,他的一生与农场难舍难分,我们为他感到自豪和骄傲!如今农场建场快六十年了,而我们离开农场三十年,但农场的一草一木依然让我培感亲切。父亲一生清贫,两袖清风,逝世时没给我们留下仼。l遗产,去世后还要扣还欠款。但是他勤勤恳恳、努力工作、忠于职守、乐于助人的美德却永远的传承给了我们,也传承给了农场人,这是无价的财富,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在银色的月光中,我仿佛看到了父亲身背斗笠,拖着疲惫的步伐的情景…… !

(作者:陈芳。19586月出生于良圻农场,原在良圻农场修配厂任会计,19856月调广西农垦南宁分公司财务科工作。)


© CopyRigh 2002-2012 版权所有:广西农垦国有良圻农场 地址1:广西南宁市横县六景镇良圻农场 桂公网安备 45012702000016号
电话:0771-7350306  销售:0771-7351999  传真:0771-7352378  邮编:530317
访问量: